首页 男生 其他 千面风华

VIP卷 第267章 结局

千面风华 林家成 10412 2020-01-11 13:35

  秀净的凤眼流露出一抹苦笑:“当然是她了,谢安是不会给我这个机会的。”低低地一声长叹,他艰涩地求道:“崔习,我们出去吧。这气氛让我感觉到窒息,我们区一醉方休吧!”

  “好!”

  转眼,两人便无声无息地走出了热闹的大堂,离开了喜气洋洋的谢安别院!

  大堂中,随着礼官一声“新郎新娘入洞房”,那喜欢玩的孙绰腾地站起来便是一声怪叫:“谢安,不过是娶一个娘们,怎地按着儒家的玩意儿老实到了现在不抱着你家女人送到床上去,资格回来陪我们一醉方休?”

  孙绰这话一出,一阵大笑声哄堂而其。紧接着,便是一阵此起彼伏地取笑声。

  谢安哈哈一笑,他走到楚思面前,当真伸手一抱,便把她整个人都甩到了肩膀上。随着他这个动作,楚思惊叫了一声。

  谢安大步朝新房中走去,众人呼喝连声,取笑连连。

  谢安肩着楚思,在笑人地取笑中大步流星地冲到了新房。刚进院门,他便是几声急喝:“巨奴!”

  那一只跟着谢安满世界乱窜的大汉腾地冲上前来,叫道:“公子,俺在!”

  “你带人守紧各门房,不可让他们靠近新房十米内!”

  “诺!”

  谢安的这几道命令刚发,身后便冲来一群名士,王思之怪叫道:“瞧瞧,这人洞房花烛夜也想的这么周全,连吓人都使得离新房十米外。生怕扰了自己的性致呢!”

  王思之这话一出,一阵大笑声再起。

  笑声中,谢安如逃命一般冲到新房中,他一进新房,便反身把房门一关。

  把楚思放在新床上后,他又冲到窗户旁,细心的一一锁紧。

  楚思端坐在新床上。侧着头看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心中不由感觉到好笑。不过这笑意才起,羞意立生!

  检查妥当后,谢安大步走到楚思地面前。他盯着楚思,慢慢蹲在窗前,与她面对着面。

  四目相对,楚思秀脸一红,目光流露着一抹羞意,眼睛看向地面。

  谢安呵呵一笑。他伸出扶起楚思的下巴,忽然说道:“思儿,你这些面具可真好。居然一点也不影响你脸红。”

  楚思刷地一下,脸更红了,她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你说什么?”

  谢安凑过头,在她的额头上蜻蜓点水地印上一吻,喃喃说道:“思儿,我们成亲了,你是我的娘子了。”

  楚思轻思了一声,脸红得要滴出血来。

  这时,谢安站起身来,他走到塌几处,持起酒壶倒了一杯酒。楚思眨巴的大眼中,他走到楚思面前。

  楚思奇道:“怎么只一杯?”

  谢安一愣:“要很多杯吗?”

  楚思脸一红,笑道:“喝交杯酒不是要两杯吗?”

  谢安笑吟吟地说道:“我这酒,可不是用来喝的。我把它拿来,是替我家娘子洗脸的!”

  楚思这时才明白过来,他是要自己洗下易容面具。

  她抿嘴笑道:“我来吧。”

  她伸手来接时,谢安却是一让。避开了她地手,谢安径直走到她前面。重新蹲下。抬起头朝她细细地打量了一会后,谢安嘀咕道:我要亲自给你取下!“盯着楚思颈间的项链,他又说道:“这阵子我找了又找,唯有此处没有动过。”

  说话际,他放下酒杯,伸手便取下了她的项链。

  把项链拿在手中,翻来覆去地看了好一会。楚思笑盈盈地望着他,说道:“你别想了……”几个字刚出口,她便听到一声脆响,佛像给一破而开,露出了里面的二粒铜弹!

  楚思怔忡地望着他,结结巴巴地说道:你怎么打开的?”

  谢安把一个铜弹拿出,对着光线左瞅右瞅,瞅了几眼后,他顺手丢到酒杯中。

  叭地一声,把被酒水浸开的铜弹打开,把里面的面具平铺在手心,谢安笑嘻嘻地回答道:“你不是不知道你家夫君聪明绝顶?”

  楚思白了他一眼。

  这时,谢安摊开另外一只手,说道:“把脸上地拿下来吧。”

  楚思扁着嘴,慢吞吞地把脸上的面具取下。

  谢安接过后,把面具放在手中观察了好一会。片刻后,他拿出那空的铜弹子,把面具小心翼翼地放在铜弹里。

  然后,他把佛像清空,把这张楚思地面具放入其中,再合上机关,再给楚思重新戴上。

  做完这一切后,他把那被酒水泡开铜弹拿起,重新合上,顺手放入袖袋中。

  楚思傻乎乎地看着他的每一个动作。

  谢安抬起头来,问道:“还有一副面具呢?那男子的?”

  楚思小心地看了他一眼,脸上地羞意退去,艰涩地说道:“被慕容恪得了。”

  谢安哈哈一笑,大点其头:“这一点上我与那蛮夫还是有共通之处。从老早以前我便想收了你这些劳什么子面具了们可害我不浅!实是令人恨之!”

  听到他着郁闷的语气,本来心下惴惴的楚思,不由轻笑出声。

  听到她的笑声,谢安抬起头来。

  他定定地望着楚思,忽然咧嘴一笑,露出了雪白的牙齿:“思儿!”

  “恩?”

  “我们成亲了!”

  羞色重新染上了楚思地脸,她现在露出的是本来面具,绝美明艳,此刻那绝美明艳中添上了三分修羞赧,实是动人之极。

  谢安笑意盈盈,又说道:“我刚才问过大夫了?”

  问大夫?楚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怔忡地望着他。

  谢安伸手撑在床沿,慢慢站直身子,上身朝她压来,他一边靠近,一边微微一笑,笑得好不欢畅地说道:“大夫说了,我的伤已好了,可以洞房了!”

  刷地一下,楚思脸红至颈!

  这时,谢安温热的呼吸扑在她的颈上,他头一低,便含上了她的小嘴,在含上小嘴之前,他喃喃说道:“终于盼到了,真是辛苦我了!”

  楚思的脸更红了!……

  就在他缓缓地压上楚思,一个个吻不断地盖上时。忽然间,外面传来了一阵震天动地整齐地叫嚷声:

  “今晚我洞房,好快活也!”

  应仆人侍婢,通通离新房十米远!”

  这声音整齐划一,十分有力!此时本是夜深人静之时,谢安和楚思也早就以为那些人已打了退堂鼓,一一离去。突然之间,这整齐有序的叫声打破平静,惊天动地的一传来,所有人都是一惊。

  一惊之后,谢安的俊脸涨得通红!

  他腾地支起身子,扯着嗓子怒道:“你们也太无聊!还不快快给我离去?”

  他的怒叫声一出,一阵哄笑声震天动地地传来。那笑声是越来越响,越来越响,笑声中,只听得孙绰哇哇叫道:“哎呀呀,谢三郎动怒也!哈哈啊,诚是大块我心矣!各位各位,我们再来,今晚就让谢安对着美娇娘馋延欲滴而不能动!”

  来!”

  “妙极!”

  “谢三郎从小便沉稳淡定,今天总算见他动怒也!再来再来!为了今日,我可是连安寺的钟都给借来了!”

  排山倒海的叫嚷声,吵闹声中,渐渐地伴上了鼓鸣钟响!

  渐渐的,外面已是喧嚣震天,鸡犬不宁!

  楚思望着一脸铁青地谢安,忽笑道:“谢郎,他们好积极呢。”

  谢安恨恨地啐了一口,转向楚思时已是笑意盈盈,“休怕,休管他们。思儿,我试试用牙齿来揭开你的兜衣可好?”

  楚思羞得玉颈分红,她啐道:个字才吐出,谢安便是头一低,深深地堵住了她的小嘴!本文自.?万书楼.?,欲看最新免费章节清访问净的凤眼流露出一抹苦笑:“当然是她了,谢安是不会给我这个机会的。”低低地一声长叹,他艰涩地求道:“崔习,我们出去吧。这气氛让我感觉到窒息,我们区一醉方休吧!”

  “好!”

  转眼,两人便无声无息地走出了热闹的大堂,离开了喜气洋洋的谢安别院!

  大堂中,随着礼官一声“新郎新娘入洞房”,那喜欢玩的孙绰腾地站起来便是一声怪叫:“谢安,不过是娶一个娘们,怎地按着儒家的玩意儿老实到了现在不抱着你家女人送到床上去,资格回来陪我们一醉方休?”

  孙绰这话一出,一阵大笑声哄堂而其。紧接着,便是一阵此起彼伏地取笑声。

  谢安哈哈一笑,他走到楚思面前,当真伸手一抱,便把她整个人都甩到了肩膀上。随着他这个动作,楚思惊叫了一声。

  谢安大步朝新房中走去,众人呼喝连声,取笑连连。

  谢安肩着楚思,在笑人地取笑中大步流星地冲到了新房。刚进院门,他便是几声急喝:“巨奴!”

  那一只跟着谢安满世界乱窜的大汉腾地冲上前来,叫道:“公子,俺在!”

  “你带人守紧各门房,不可让他们靠近新房十米内!”

  “诺!”

  谢安的这几道命令刚发,身后便冲来一群名士,王思之怪叫道:“瞧瞧,这人洞房花烛夜也想的这么周全,连吓人都使得离新房十米外。生怕扰了自己的性致呢!”

  王思之这话一出,一阵大笑声再起。

  笑声中,谢安如逃命一般冲到新房中,他一进新房,便反身把房门一关。

  把楚思放在新床上后,他又冲到窗户旁,细心的一一锁紧。

  楚思端坐在新床上。侧着头看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心中不由感觉到好笑。不过这笑意才起,羞意立生!

  检查妥当后,谢安大步走到楚思地面前。他盯着楚思,慢慢蹲在窗前,与她面对着面。

  四目相对,楚思秀脸一红,目光流露着一抹羞意,眼睛看向地面。

  谢安呵呵一笑。他伸出扶起楚思的下巴,忽然说道:“思儿,你这些面具可真好。居然一点也不影响你脸红。”

  楚思刷地一下,脸更红了,她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你说什么?”

  谢安凑过头,在她的额头上蜻蜓点水地印上一吻,喃喃说道:“思儿,我们成亲了,你是我的娘子了。”

  楚思轻思了一声,脸红得要滴出血来。

  这时,谢安站起身来,他走到塌几处,持起酒壶倒了一杯酒。楚思眨巴的大眼中,他走到楚思面前。

  楚思奇道:“怎么只一杯?”

  谢安一愣:“要很多杯吗?”

  楚思脸一红,笑道:“喝交杯酒不是要两杯吗?”

  谢安笑吟吟地说道:“我这酒,可不是用来喝的。我把它拿来,是替我家娘子洗脸的!

  楚思这时才明白过来,他是要自己洗下易容面具。

  她抿嘴笑道:“我来吧。”

  她伸手来接时,谢安却是一让。避开了她地手,谢安径直走到她前面。重新蹲下。抬起头朝她细细地打量了一会后,谢安嘀咕道:我要亲自给你取下!“盯着楚思颈间的项链,他又说道:“这阵子我找了又找,唯有此处没有动过。”

  说话际,他放下酒杯,伸手便取下了她的项链。

  把项链拿在手中,翻来覆去地看了好一会。楚思笑盈盈地望着他,说道:“你别想了……”几个字刚出口,她便听到一声脆响,佛像给一破而开,露出了里面的二粒铜弹!

  楚思怔忡地望着他,结结巴巴地说道:你怎么打开的?”

  谢安把一个铜弹拿出,对着光线左瞅右瞅,瞅了几眼后,他顺手丢到酒杯中。

  叭地一声,把被酒水浸开的铜弹打开,把里面的面具平铺在手心,谢安笑嘻嘻地回答道:“你不是不知道你家夫君聪明绝顶?”

  楚思白了他一眼。

  这时,谢安摊开另外一只手,说道:“把脸上地拿下来吧。”

  楚思扁着嘴,慢吞吞地把脸上的面具取下。

  谢安接过后,把面具放在手中观察了好一会。片刻后,他拿出那空的铜弹子,把面具小心翼翼地放在铜弹里。

  然后,他把佛像清空,把这张楚思地面具放入其中,再合上机关,再给楚思重新戴上。

  做完这一切后,他把那被酒水泡开铜弹拿起,重新合上,顺手放入袖袋中。

  楚思傻乎乎地看着他的每一个动作。

  谢安抬起头来,问道:“还有一副面具呢?那男子的?”

  楚思小心地看了他一眼,脸上地羞意退去,艰涩地说道:“被慕容恪得了。”

  谢安哈哈一笑,大点其头:“这一点上我与那蛮夫还是有共通之处。从老早以前我便想收了你这些劳什么子面具了们可害我不浅!实是令人恨之!”

  听到他着郁闷的语气,本来心下惴惴的楚思,不由轻笑出声。

  听到她的笑声,谢安抬起头来。

  他定定地望着楚思,忽然咧嘴一笑,露出了雪白的牙齿:“思儿!”

  “恩?”

  “我们成亲了!”

  羞色重新染上了楚思地脸,她现在露出的是本来面具,绝美明艳,此刻那绝美明艳中添上了三分修羞赧,实是动人之极。

  谢安笑意盈盈,又说道:“我刚才问过大夫了?”

  问大夫?楚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怔忡地望着他。

  谢安伸手撑在床沿,慢慢站直身子,上身朝她压来,他一边靠近,一边微微一笑,笑得好不欢畅地说道:“大夫说了,我的伤已好了,可以洞房了!”

  刷地一下,楚思脸红至颈!

  这时,谢安温热的呼吸扑在她的颈上,他头一低,便含上了她的小嘴,在含上小嘴之前,他喃喃说道:“终于盼到了,真是辛苦我了!”

  楚思的脸更红了!……

  就在他缓缓地压上楚思,一个个吻不断地盖上时。忽然间,外面传来了一阵震天动地整齐地叫嚷声:

  “今晚我洞房,好快活也!”

  应仆人侍婢,通通离新房十米远!”

  这声音整齐划一,十分有力!此时本是夜深人静之时,谢安和楚思也早就以为那些人已打了退堂鼓,一一离去。突然之间,这整齐有序的叫声打破平静,惊天动地的一传来,所有人都是一惊。

  一惊之后,谢安的俊脸涨得通红!

  他腾地支起身子,扯着嗓子怒道:“你们也太无聊!还不快快给我离去?”

  他的怒叫声一出,一阵哄笑声震天动地地传来。那笑声是越来越响,越来越响,笑声中,只听得孙绰哇哇叫道:“哎呀呀,谢三郎动怒也!哈哈啊,诚是大块我心矣!各位各位,我们再来,今晚就让谢安对着美娇娘馋延欲滴而不能动!”

  来!”

  “妙极!”

  “谢三郎从小便沉稳淡定,今天总算见他动怒也!再来再来!为了今日,我可是连安寺的钟都给借来了!”

  排山倒海的叫嚷声,吵闹声中,渐渐地伴上了鼓鸣钟响!

  渐渐的,外面已是喧嚣震天,鸡犬不宁!

  楚思望着一脸铁青地谢安,忽笑道:“谢郎,他们好积极呢。”

  谢安恨恨地啐了一口,转向楚思时已是笑意盈盈,“休怕,休管他们。思儿,我试试用牙齿来揭开你的兜衣可好?”

  楚思羞得玉颈分红,她啐道:个字才吐出,谢安便是头一低,深深地堵住了她的小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