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

第245章 他们都错看了凤白泠

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 MS芙子 3120 2021-06-10 12:56

  东方成一声喝令,御林军闻风而动。

“慢!”

独孤鹜声音冰冷。

御林军们齐齐一顿。

东方成脸色骤变。

独孤鹜不当御林军统领已经月余,可是他在军中积威甚厚,侍卫们对他依旧很是避讳。

“还愣着干什么,拿下她!别忘了,你们领的是皇家的俸禄。”

东方成沉下脸。

侍卫们只能上前。

“大皇子,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花是我拔的?”

凤白泠沉声道。

“凤白泠,你不要狡辩。我不怕告诉你,但凡是御花园其他花被人毁了,我的确奈何不了你。可这兰花不同,它是我母后亲手种下的,从培土、育种再到浇水,我母后事无巨细,养育了多年。宫中的太监和宫女,根本不敢靠近。”

东方成干笑两声。

凤白泠和他积怨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一直找不到凤白泠的茬,这次可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凤白泠也很意外。

这些情兰竟是皇后亲手栽培的?

按照李慕北所说,这情兰有微毒,可若是经过了特殊的培育,那毒性就不同了。

皇后、赵公公……一时之间,凤白泠心底疑云重重。

“就算如此,也不能证明就是我拔的。我不服,我要见圣上。”

凤白泠脚步移动,蹿到了独孤鹜的身后。

独孤鹜挑挑眉,那些侍卫们哪里敢近独孤鹜的身。

“圣上驾到。”

夜色之中,一身龙袍显得尤其醒目。

永业帝阴沉着脸,快步到了花圃前。

见到永业帝,独孤鹜也微微拧眉,凤白泠也有些诧异,看永业帝的模样,应该是听到了有刺客后,就急忙赶到了御花园。

东方成见了永业帝的模样,心中更喜。

这回,凤白泠不死也要脱层皮。

永业帝急急看向花圃,看到其中少了一株情兰后,他龙颜大变。

“父皇,凤白泠胆大包天,竟拔了一株兰花,儿臣正欲将其拿下,可鹜王却极力阻拦,还请父皇明察。”

东方成趁机贴油加醋。

永业帝沉着脸,熟悉永业帝的臣子都知道,这是永业帝发怒的前兆。

“凤郡主,你可有证据证明,花不是你拔的?”

永业帝目光冰冷,看向凤白泠的眼神足以让人窒息。

凤白泠也感到一阵阵头皮发麻。

“圣上,花是臣……”

独孤鹜心头一沉,他太了解永业帝,这些花是他的心头好,今晚无论是不是凤白泠拔的,他都要问罪。

他暗暗后悔,不该留凤白泠一人在御花园。

“凤郡主,朕听闻,你在夏荷宴上即兴作了一首诗。今晚,良辰美景当前,朕也向你要一首诗,朕走九步,你做诗。若是做成了,朕既往不咎,若是做不成,朕断你一臂。”

可永业帝根本不给独孤鹜多说的机会。

独孤鹜眸光一缩,异瞳笼上了一层翳色。

九步成诗,没有任何主题,哪怕是他,都未必有把握,更何况是凤白泠。

她返回毓秀院都没几天,连正儿八经的诗课都不曾上过一节。

虽说在夏荷宴上,一鸣惊人。

可那时凤白泠就说过,那诗不是她做的。

旁人也许以为凤白泠是在谦虚,可独孤鹜知道,凤白泠绝对不会在独孤小锦面前撒谎。

永业帝说罢,脚下就是一步。

凤白泠深吸了一口气。

空气中,花的幽香更浓重了,犹如一层血腥味,让人呼吸困难。

永业帝负手,又是跨出了第二步。

第三步……永业帝每跨一步,都犹如踩在了独孤鹜的心头,让他心烦意乱。

他手不觉落在了膝上,手背上,青筋隐现。

第七步……看到永业帝跨出了第七步,东方成的嘴角已经浮出了笑意。

“啧,这该死的刺客,活生生不让人安生。老九,你当时真的听到刺客往御花园去了?”

御花园入口处,东方离和东方默笙也急急行来。

东方离才是正儿八经的御林军统领,只是前阵子交给了东方成,今晚才是回来准备交接第一晚,哪知道还没交接呢,就说是皇宫里有刺客。

东方默笙正欲离宫,走到半路,就被东方离叫住了。

只因东方离有个过人的能耐,他虽看不见,可嗅觉非常敏锐。

那刺客若是还在宫里,光凭着气息,就能捕捉到他。

东方默笙来时的路上,一路寻来,发现刺客就是朝着御花园去的。

两人刚走近,东方离就见前面一片灯火通明。

灯火阑珊处,永业帝落下了第八步。

凤白泠站在他身旁不远处,夜风吹得她的长发迎风飘扬,看上去身形有些萧瑟。

“凤白泠,我看你还是放弃做诗,不如考虑考虑,是要让父皇砍你的右臂呢还是左臂。”

东方成幸灾乐祸道。

九步成诗

东方默笙和东方离俱是一惊,东方离正欲开口,就见女子张了张嘴。

犹如夏日晚风吹过了荷叶,发出了沙沙声响,那声音,竟是如此的动听。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永业帝身躯一震,脚步悬在了半空中,犹如石化般。

独孤鹜握成了拳的手,也倏然松开。

他抬起眸,异瞳熠熠生辉,竟是被天空的星辰还要明亮几分。

近处,只有虫鸣,远处,只有蛙叫。

东方成呆若木鸡。

永业帝落下了最后一步。

“摆驾,回宫。”

明黄色的背影消失在厚重的夜色中。

东方成的面色也是忽明忽暗,好一会儿,他才咒骂了一句,带着人心不甘情不愿离开了。

凤白泠长舒了一口气。

古人诚不欺我,熟读唐诗三百首果然还是有好处的。

见四下无人,凤白泠忙将地上那一株情兰捡了起来。

“还不走。”

独孤鹜闷声一句,凤白泠这才追上他,两人一起消失在花丛间。

“花开堪折直须折……”

“莫待无花空折枝……我没耳聋吧,凤白泠……她还真懂得做诗啊?”

“七哥,你没耳聋,眼却瞎了。”

东方默笙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和东方离,都看错了凤白泠。

东方离呢喃着,他挠挠头。

------题外话------

记得看完投个票,这章算是昨天的,八千搞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