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越姬

正文卷 番外 第十七章 泾陵—-战场再遇

越姬 林家成 5509 2020-12-03 15:22

  双倍粉红票期间!求粉红票啊。

  战场上,他见到她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况见到她。她便这般坐在楚王的车驾上,被楚王搂在怀中!

  这时的泾陵,心中涌起了无名的怒火。他咬牙切齿地想道:那个义信君,怎么这般无能,怎么能连一个妇人也护不住?

  就在这时,妇人突然伸出手,掐住了楚王!

  她举着楚王,在数百万人的注目中,跳到了战车的车辕上!喝令战车缓缓而近。

  泾陵腾地一声,站了起来。

  他双眼灼灼地看着前方,看着这一幕。

  这一刻,他浓眉飞扬,眼神中,闪过一抹痛快,一抹难以言喻的舒畅!

  他直直的盯着卫洛,直直的盯着她。

  这一刻,他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不管是把妇人换城时的郁结,还是初闻她死讯时的震惊失落,都不如此时此刻。这种感觉,很强烈,很强烈。

  他的心,活了。

  他痴痴的看着那个墨发飘扬,艳美难言的妇人,生平第一次,有了一种强烈的渴望:我要得到她。

  她是我的!这个超然于世人之外,敢把楚王举在手中的妇人,她是我的。

  她必须是我的!

  这一次,泾陵真正的悔了。

  他派出宗师,想把她偷偷地掳回晋国时,原是想着,不付出任何代价,便把这个令自己放不下的妇人弄回的。

  这时的他,对于他用妇人换城的行为,他没有悔过。

  知道自己被妇人算计了,不但把义信君的两城输了回去,还被她把原属于齐国的灾难,转嫁给晋国时,他也只是惊愕,感叹,没有悔过。

  堂堂丈夫,无论何时,不能把心输给一个妇人。他,泾陵。绝不做周幽王!

  所以,他不悔。

  可这一刻,他悔了。

  他的心,砰砰地跳得飞快。

  站在横木上的卫洛,长发飘拂,紫袍被风吹得猎猎作响,绝美的脸上,有着凛然,有着骄傲。

  这原是他的妇人啊。世上,只有这样的妇人,才配得上他的,只有这样的妇人,才能够站在他的身侧,成为他的夫人的。

  他却把她送走了。

  泾陵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看着她,此时的他,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得到她,我一定要得回她!就算付出高昂的代价!就算天下的人都骂我是周幽王,我也要得到她。这样的妇人,只能是我的。

  过了很久很久以后,泾陵还在想,真正对富人入障,是从此时开始的吧?

  出国败了。

  联军大战之后,就要归国。

  泾陵来到义信君和夫人面前,慎重的向义信君提出了,用两城换回妇人!

  他知道,他给的条件,十分的优厚,优厚的,天下间,任何丈夫都不能拒绝!

  他沉沉的盯着妇人,如鹰一样,如狼一样,这是一种宣告,她在告诉妇人,她,不可能再对她放手了!

  这一次,他势在必得。

  果然,在他的威胁利诱下,义信君失控了,他脸色张惶,表情忧郁。

  看到他这摸样,泾陵在冷笑:他必然会屈服的。

  于是,他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国内,准备了嫁妆,赶向齐国。

  药公跳出来了庆君跳出来了,连稳公也跳出来了。

  他们对他以两城把妇人换回的行为,十分的不解,十分的担忧。

  这一次,泾陵没有给他们说话的余地。他匆忙地带着车队,驶向了齐国,驶向了他的妇人所在。

  果然,义信君同意了。

  妇人,又是他的了。

  为了表示他对妇人的尊敬,他直接许她以夫人之位,他要让这个天下间,独一无二的妇人,做他的嫡妻。

  他的夫人啊,将是世间最尊贵的女人。

  可是,在再见妇人的那一刻,他给她脸上的冷漠,忧伤给击倒了。

  他很愤怒,他不明白,自己对她这么尊重了,她为什么还忧伤?

  当初,她不是对自己痴幕不已吗?

  无边的喜悦,被冲走了。

  妇人冷漠地站在他的身边,她为他挡了一剑,她也拒绝了他安排的陪嫁的滕妾。

  他真的不明白,妇人到底在想干什么?

  她居然告诉他,她不想与别的女人共夫。

  天啊,这简直是开天辟地一来,最大的笑话了。

  和妇人这样来历不明的人,能成为他泾陵的夫人,那是多么的荣耀啊?她居然闷闷不乐,她居然还在想着。独占?

  就算是褒姒,也不曾独占周幽王!就算是妲己,也不曾独占过纣王!

  这妇人,简直是疯了!

  泾陵愤怒,痛苦,不知所措。

  在经过了几次白眼后,发现妇人根本无法沟通后,他接着那做飞天之舞的美人,想尽一日之欢。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索然无味。

  为什么,他除了小儿,面对任何的女人都是索然无味?

  起程了。

  这一天,遇到了一些楚国剑客袭击。

  泾陵万万没有想到,妇人居然会走!被他许以尊贵的晋夫人荣位的妇人,爱他如痴的妇人,居然会逃走!

  他嗖的一声回过头去,这一回头,便看到一袭红袍的妇人,正与那剑咎策马而逃。

  他惊住了,他愤怒了。

  他厉吼出声,“小儿,你敢离我而去?”

  你明明爱我如痴,所有的荣华富贵,你都已唾手可得,我为你付出两城的代价,忍受天下人的耻笑,你居然敢离我而去?

  妇人回头了。

  狂风吹乱了她的长发,吹得他的红袍呼呼作响,妇人回过头,对上他愤怒的双眼。

  她,灿烂一笑。

  这一笑,当真华美。搓人#手打

  这笑容中,有着解脱,有着放弃,有着断臂版的喜悦,有着断臂般的痛!

  两行清泪顺着微笑的双眸流下。

  她在痴痴地看着他。

  是这眼神,是这眼神,他没有看错。无数次,妇人都会以为他不曾注意的似乎后,这般悄悄的望着他,痴痴地望着他。每次对上这样的眼睛,他便会觉得,自己是她的生命,是她的一切。

  他便会知道,这世上,有一个人,喜欢他胜过自己的生命。有一个人,把他刻在骨子里。搓人!手打

  那是一种被珍惜,被渴望的感觉。那感觉,使得泾陵纵使被父兄暗地里迫害,也觉得自己无比的富有。

  可是这一刻,夫人却用这样的眼神,这样流着泪的灿烂的笑容,望着他。

  她的嘴动了。

  她说了几个字,声音不曾传来,可是,他却清楚的看到了。

  她在说:“放手吧,我的爱!”

  不——

  绝不!

  他的字眼中,从来没有放手两个字!

  泾陵咬着牙,充满恨苦的想道:别让我逮到她!只要她再落到我手里,我定当废去她的功夫,把她囚禁在后苑里,让她的世界里,只能有我!(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