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最初进化

末路!十九岁的黄昏 第四章 方林岩的头飞了出去!

最初进化 卷土 8317 2021-07-22 04:06

  与此同时,深渊领主的手指正在以极其繁复密集的手法穿插拽扯着,仿佛他的指尖上正被捻起来了一条无形的时间线,然后在迅速编织着一张恶毒的大网。

  他指尖上的一捻一扯,瞳孔当中的方林岩就要面对极大的麻烦,可以说应付得十分艰难。

  只见方林岩在可怕的攻势下竭力抵挡,底牌尽出,但是深渊领主依然应对得从容不迫,胸有成竹,

  最后慌乱之中,光芒一闪,深渊领主的指尖轻划,方林岩的头........居然直接飞了出去!

  “原来,你的致命弱点竟然是在这一刻才会出现啊!很好,很好,你的命运已经被我锁死,你就好好享受你生命的这段时光吧。”

  “我会尽可能的远离你,避免影响这段时间线的生成,然后在那一刻出现在你的面前,最终收割走你的生命。”

  深渊领主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两三分钟过后,小黄,哦不对,现在的黄老板出来给客人倒水,却愕然发觉座位上已经是空无一人,只留下了一张千元大钞,但问题是这钞票在十年之前就已经退出流通了啊!

  不过没关系,这钱拿到银行去一样能换,不仅如此,看卖相还挺好的,有的收藏家那里甚至会翻三倍收购,怎么都不会亏。

  不仅如此,桌子上还放了一张应该是从地上拾起来的传单。

  传单皱巴巴的,估计还被踩了几脚,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传单上的两个字上面,居然圆珠笔勾出了一个大圈。

  这两个字赫然是“一周”!

  看样子就是五哥有急事要走,却已经知道老黄想问什么,于是随手拿起了吧台旁边老黄小儿子写作业用的圆珠笔,然后直接勾勒出来的。

  见到了这一幕,老黄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才折寿一周啊,赚了赚了赚了。”

  有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老黄今天就打算提前收摊了,刚刚那只精挑细选的白斩鸡已经杀掉了,五哥既然都走了,那么自己干脆就做了再喝两杯。

  这十几年萦绕在心里面的石头落地,人啊也是格外的轻松。

  不过他在后厨忙活着,外面收拾的伙计隔了一会儿却大呼小叫了起来,很快的就回来对老黄说:

  “老板,有个王八蛋居然把外面笼子里面剩下的几只鸡偷走了!”

  老黄现在虽然也算是小小的发了一下家,但他挑出来做招牌菜的鸡虽然没有老头子要求那么苛刻,但是土鸡是必须的,所以几只鸡也是一笔不小的钱了。

  闻言顿时勃然大怒过去看,却发觉伙计呆呆的看着鸡笼里面,语声都有些变了:

  “老板,你看这个。”

  老黄仔细看去,发觉昏暗的灯光下依稀能够看到,鸡笼当中虽然没有了鸡,却有三个鸡蛋,而他买来做白斩鸡的,都必须是六个月大的小公鸡啊!

  所以合理的解释是,有人偷走了鸡,然后又在里面放了三个蛋........谁他妈这么无聊啊!

  紧接着,伙计又颤声的指向了旁边的桌子,正是之前五哥坐的那里,可以见到筷筒当中有什么东西插着,但绝对不是筷子。

  老黄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发觉那竟然是半根青翠欲滴的竹子,上面的竹叶居然还在,并且还有露水!!

  有的事情分开来看,其实很普通,

  比如你的车位被人占了,

  又比如你每次出差都会开车回家,

  但是,当你将这两件事组合在一起:你每次出差开车回家,都发觉自己的车位被占了,那就真是一件不幸的事情。

  这就很可能牵涉到伦理,情感,荷尔蒙,体液,刺激,秘密,寂寞,绿色等等关键词了。

  而老黄与伙计遇到的这一系列怪事,则也是这样,两个人在凌晨的时候对望了几秒钟,忽然怪叫了一声,连桌子什么的都不收了,直接一头扎进了店铺的大门里面,将大门砰的一声给关上了。

  这时候老黄才忽然醒悟起来了一件事,当年他二十几岁的时候,五哥看起来就是这样,似乎比他都还小两岁,现在他都已经谢顶,啤酒肚已经将背心塞满,皱纹和鱼尾纹满脸可见。

  可是五哥却一直都没有变!!

  “难怪断命那么准!狗日的原来真的不是人啊!”

  缩在了被窝里面瑟瑟发抖的老黄得出了这样的一个结论。

  当然,深渊领主肯定也不知道,自己施展天赋能力时候散佚出来的时间乱流,直接引发了一系列灵异事件。

  那三只鸡当然没有被偷,它们只是被时间乱流所影响,变成了六个月之前的样子。

  桌子上的那支筷子同样也是如此,它身上的时间线被推移到了两年零四个月之前,那时候它才刚刚被砍下来准备运到加工厂里面去。

  一周之后,叼着烟的老黄正坐在凳子上歇气,看着新招的服务员将四碗肉燕端了出去。

  这个服务员的本名叫阿红,是半年前搬来的,死了老公,拖着一个女儿很辛苦,长相中等,嘴巴却能说会道的。

  并且身材火辣,前面看让人联想到了蒙古包,后面看让人想起了蜜桃------正是三十来岁的少妇熟透了的年纪。

  此时的老黄盯着的,就是阿红被牛仔裤绷得紧紧的浑圆臀部,正在以夸张的幅度摆动着,他的喉结贪婪的上下挪移了一下。

  等到客人走掉了之后,老黄看看时间,直接就下令打烊,然后叫住了阿红:

  “你等一等,我有点事儿和你说。”

  阿红浑身一僵,只能赔笑道:

  “老板,我今天要早点回去。”

  老黄眉头一皱怒道:

  “好,你走吧,明天就不要来了。”

  阿红立即就有些手足无措的站住了,作为一个浮萍一样的命苦女人,她其实很需要这一份工作,毕竟这份工作不需要文凭也不用去推销什么,无非就是洗碗端盘子而已。

  关键是老黄还很大方的给了她五千块一个月,这可是比写字楼里面的很多职员薪水都高了。

  等到其余的人走了以后,老黄直接就将手搭在了阿红的肩膀上,阿红浑身一颤,却没有反抗或者说不敢反抗,直接麻木的被他带到了后面的小房间里面。

  已经有了两套房的老黄和家人平时都不住这里了,这个小房间是老黄平时来早了午睡的时候用的。

  当然,现在他打算利用起来干点别的事情。

  阿红没有反抗,她自己心里面也很清楚,没得选。

  十几分钟过后,最近的医院忽然接到了一个急救电话,

  电话里面的女声很惊惶,正是阿红的声音。

  然后救护车就火速来到了老黄云吞的门口,然后用担架把赤裸的老黄抬了出来,老黄捂着胸口,艰难的喘着气:

  “我没事的,五哥说我只折寿一周......”

  “不对,今天距离五哥来不是正好一周吗?”

  “难道他的意思是,我就只剩一周......可以活了?”

  “.......”

  旁边的医生已经开始下诊断:疑似严重心肌梗死,然后快速对老黄进行急救。

  而被惊动的街坊邻居也开始窃窃私语下着自己的诊断:

  “马上风啊!”

  “没救了。”

  “牡丹花下死啊........”

  “死了也不亏。”

  ***

  七个小时以后,

  方林岩拒绝了派车送他的提议,而是直接以非正常的方式离开了机场。

  之所以要以违反法律的形势这样做,是因为他现在就开始进入了警惕模式,如果有人想要对他不利的话,那么势必密切关注机场,车站等等地方的摄像头。

  所以,这时候的方林岩不愿意出现在任何监控和摄像头下。

  是的,他还记得自己一旦回归,就会受到空间的密切保护,但是这种密切保护肯定是有限制的。

  比如说方林岩就注意到,后面没有很关键的备注:比如此效果具有优先性等等。

  所以,还是奇洛的包头巾上面的那几个字:此效果具有法则性更让人有安全感。

  来到了机场外面之后,方林岩坐上了一辆出租车,然后中途下车,接着很干脆的偷了一辆摩托车,向着自己走之前的租赁房迅速赶了过去。

  因为上一次离开的时候,方林岩一次性交了三年的房租,所以并不会有房东收回的担忧,不过进屋以后就立即发觉里面被翻得乱糟糟的,很显然是遭了贼。

  不过这位没眼光的梁上君子显然选错了目标,方林岩在这里也没有留下任何值钱的东西,只是里面的这些家具和陈设当中,承载了方林岩的美好回忆。

  于是接下来方林岩就在灰尘满布,霉味浓重的房间里面沉沉睡去了,睡得还很香甚至打着呼,恶劣的环境和糟糕的气味都不是问题,因为这是家乡的味道。

  当然,哪怕是在这里,方林岩也没有大意,利用新拿到手的能量块将鲁伯斯召唤了出来,或许它并不是此时方林岩能召唤的最强的机械生物,但是拥有嗅觉追踪能力的它,无疑是预警效果最棒的。

  在召唤鲁伯斯的时候,方林岩还特地的咨询了一下空间,获得的提示也是很明确的:

  只要方林岩不主动攻击其余的空间战士,那么就能获得空间的庇佑。

  但是,方林岩只要使用任何来自于空间的主动技能,就有一定的概率会被其余的空间战士发现,或者使用占卜/祈愿术等等手段推算到其行踪。

  同时,空间的庇佑并不等于无敌,只是让其余的空间战士察觉不到他的行踪而已,一旦其余的空间战士引发了某种大规模的范围性杀伤技能/武器(比如在附近引爆一发核弹),那方林岩一样要中招。

  或者简单的一点来说,拥有空间的庇佑的方林岩,就像是一个魔兽争霸3里面开了疾风步的剑圣,并且对方还没有任何的反隐手段,但是若是预判得准的话,还是有能力伤害到他的。

  ***

  第二天早上差不多五点半左右,方林岩就醒来了,因为他闻到了楼下炸油条,蒸包子的味道。

  在以往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非常不喜欢这味道-------因为他没钱吃早饭-------或者即便是早饭,也一定是徐叔煮的红薯稀饭,若是有活儿的话,那么就会搭配上馒头和豆腐乳。

  徐叔的爱好就是掰开馒头,将豆腐乳涂抹在上面,就像是将果酱涂抹在面包上一样,然后狠狠的咬一口,再吸溜上几口稀饭。

  那时候徐叔的表情是畅快的,是轻松的,

  讲真,方林岩觉得这种吃法一点儿也不好吃,现在他才知道,徐叔享受的也不是豆腐乳夹馒头,而是家乡的味道,他的老家就喜欢这种吃法。

  然后在脑海当中迅速淘汰了几样跳出来的早点之后,方林岩决定去吃一碗面,

  准确的说,是一碗被改良过的,符合泰城当地人口味的担担面。

  方林岩生日的时候,徐叔就会带他去吃长寿面,然后特地吩咐给他加个蛋,但是每一次徐叔都给方林岩点的是番茄煎蛋面,因为他觉得小孩子吃辣不大好,却忽视了方林岩看着拌面用的红油都十分渴望的眼神。

  所以,自从方林岩能够决定自己早餐吃什么的时候,就会对担担面情有独钟。

  看着花生碎,鲜红的辣椒油,洁白的小葱和蒜末,淡黄色的肉粒,还有热气腾腾的面条被搅拌在一起的时候,那种味道立即就会产生强烈的化学反应,让人食欲大开,情不自禁的就想好好的唆上几口。

  吃完了担担面之后,再来一碗香甜雪白的汤圆,美好的一天就能精神焕发的开始了。

  这是方林岩的美好记忆之一,所以他打算去重温一下,这是非常合理的事情对不对?

  他叫了个车,不过在到达了自己当年的“故居”以后就停了下来,这里是他和徐叔生活了七年的地方,这里是典型的贫民窟,他们住的也是典型的违章建筑。

  令他惊喜的是,那个房子貌似还是空着的没有租出去呢。

  步行前往那家“老成都担担面”的时候,经过了一个“丁”字形状的路口,在这里他听到了哭声,哀乐声,灵棚也是被搭了起来,很显然这里出现了一场丧事。

  在初生的阳光下,闻讯赶来的亲戚朋友,街坊邻居开始在灵棚下面嗑着瓜子花生,开开心心的谈笑了起来,有人甚至还笑出了猪叫声。

  等到人多的时候,还有人开始打麻将,扑克牌,方林岩敢打赌,此时真心前来凭吊哀悼的人,一定不到前来找乐子的十分之一。

  看着这些喜悦的参加丧事的人,方林岩快速走过,然后他看到了这家店的发黄发旧招牌:

  老黄肉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