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职场沉浮录

第1434章 粗中有细

职场沉浮录 易克1 5639 2020-10-17 03:12

  乔梁进了办公楼,直接去了府办主任办公室,推开门,没人,问了下经过的工作人员,主任在尚可办公室。

  乔梁接着去了尚可办公室,推开门,尚可正坐在办公桌前,主任站在旁边,两人正交谈什么。

  看乔梁进来,两人停止交谈看着乔梁。

  “乔副县.长,有事?”尚可不冷不热道。

  乔梁点点头,指指主任:“我找他有事。”

  尚可看着主任,主任笑呵呵道:“乔副县.长有什么指示?”

  乔梁道:“我刚听工作人员说,今天上午9点召开县.长办公会,是不是?”

  听乔梁这么说,尚可眼皮微微跳了下。

  主任看了一眼尚可,接着看着乔梁点点头:“对。”

  乔梁接着道:“既然是县.长办公会,既然我是副县.长,为什么我没有接到开会的通知呢?”

  “哦,这个……”主任又看了一眼尚可,尚可若无其事地端起水杯喝茶。

  乔梁看着主任:“莫非是咱们凉北有规定,挂职副县.长没有资格参加县.长办公会,你只是在按照规定办事?如果有这规定,那又是谁规定的?这规定符不符合上面的规定?”

  “啊……这个……”主任有些慌了,又看尚可,尚可继续若无其事喝茶。

  乔梁严肃地看着主任:“当着尚县.长的面,给我一个解释。”

  “这……这个……”主任继续发慌,乔梁为此事较真了,这可如何解释是好呢?

  尚可这时不紧不慢看着主任道:“我想,这个事,一定是因为乔副县.长是新来的,你安排的人在下通知的时候,疏漏了,是不是?”

  尚可一解围,主任忙点头:“哦对对,应该是这样的,因为乔副县.长昨天刚来,所以工作人员在下通知的时候可能就……”

  尚可皱皱眉头:“这种低级失误不该出现,下不为例。”

  “对对,不该出现,我检讨,下不为例,下不为例……”主任不停点头。

  “好了,你出去吧。”尚可摆摆手。

  主任出去了。

  然后尚可看着乔梁,不咸不淡道:“乔副县.长,你一定认为没有通知你参加县.长办公会,是我安排的,对不对?”

  “我很不愿意如此认为。”乔梁道。

  “很不愿意……那就是说,虽然你很不愿意如此认为,但你心里却不得不这么想,是吧?”尚可道。

  乔梁笑了下:“尚县.长,这话是你说的,我可没说。”

  “我说的又怎么样?”尚可带着挑衅的目光看着乔梁。

  乔梁对视着尚可,这小子现在的做法和之前陆平的做法几乎如出一辙,只是他现在这么做的目的,似乎和陆平的有些不同。

  从尚可挑衅的目光里,乔梁看出了他极度的自负傲慢和对自己不屑与冷蔑。

  当然,从尚可的背景来说,他有这个资本。

  但换个角度,以尚可现在的身份和位置,以自己和尚可在工作上的关系,他显然是很嚣张狂妄的,显然是极端错误的。

  乔梁缓缓道:“尚县.长,有句话我想说清楚,我是组织上派来凉北挂职的,不是你派来的,我来挂职,是为凉北全县人民工作的,不是为你个人工作的。从工作关系上,我属于你领导,这一点准确无误,我认识地很明清,也会摆正心态摆正位置,会接受你的领导。

  但接受你的领导不等于我会接受其他违反规定的事情,接受对我不公平的事情,作为挂职副县.长,作为组织明确的县政府党组成员,我想,除了上级,在凉北,没有任何人有权力剥夺我参加县.长办公会的资格,别说你没有,丁书记也没有。

  关于你我之间的私人恩怨,这恩怨产生的缘由,我想你比我心里更清楚,对于这个事,如果你非要抓住不放,那这是我非常不愿意看到的局面。当然,以我对我们各自身份的理解,以我对尚县.长位置和级别的看法,我认为尚县.长应该是有大格局和宽广胸怀的领导,做任何事情,应该会顾大局讲原则讲纪律,会一切从工作角度出发……”

  乔梁这番话说的不卑不亢、软中带硬、有收有放,在犀利的言辞中逻辑又很缜密,不让尚可抓到任何纰漏。

  听了乔梁这话,尚可心里不由恼羞,在凉北,没有任何人敢和自己这样说话,这个乔梁竟然敢在自己面前如此放肆耍大刀,太不识相,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一个来挂职的副职,谁给了他这个胆气?他有什么资本在自己面前如此牛逼?

  恼羞之下,尚可品味着乔梁的话,又觉得他说的是无解可击的,逻辑思维很严密。

  这让尚可不由有些冷静,他意识到,乔梁似乎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主儿,如果自己一意孤行,被他抓住把柄,那将会让自己处于不利的位置,虽然自己有强大的舅舅做靠山,但还是要注意影响,要做到以理服人以德服人,为自己在凉北树立良好的形象。

  想到这里,尚可道:“主任刚才已经为工作人员的疏漏做了检讨,而且我也说了下不为例,乔副县.长还想继续追究下去吗?”

  “既如此,我当然不会。”乔梁摇摇头。

  “那就好。”尚可点点头,“乔副县.长,关于你刚才说的那番话,我认为,在某种角度和某种意义上是有一定道理的,我来凉北工作,为的是扎扎实实为全县人民做实事,做好群众的公仆,为凉北县的社会和经济等各项事业的发展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为凉北早日摘掉贫困县的帽子贡献自己的力量,所以,我做任何事,首先考虑的是大局,首要的出发点就是工作。”

  “说的好!”乔梁一拍手,“尚县.长这话说到我心里了,我由衷佩服尚县.长的境界,同时也很荣幸能在尚县.长的领导下开展我的挂职工作。”

  尚可心里哼了一声,接着道:“至于你刚才说的你我之间所谓的私人恩怨,我听了感到很困惑,你我刚接触刚认识,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不快的事情吗?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呢?”

  乔梁点点头:“嗯,没有那最好不过,其实我的记性也应该差一点才好。”

  尚可嘴角露出一丝隐隐的冷笑:“乔副县.长,你很会说话。”

  乔梁也微微一笑:“谢尚县.长夸奖,其实我这个人嘴笨,除了在嘴巴更笨的人面前会说点话,在其他人面前是不行的。”

  尚可听了很气愤,尼玛,乔梁在嘲讽愚弄自己。

  乔梁接着道:“所以,我在尚县.长面前是不会说话的。”

  乔梁这话让尚可心里稍微有些安慰,但还是有被他耍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尚可觉得自己在凉北高高在上的权威受到了某些挑战,想到自己在主任进来前刚给西州某领导打完的那个电话,心里又发出一声冷笑,行啊,先让你暂时烧包,很快你就知道得罪了老子,会是如何严重的后果。

  接着尚可抬起手腕看了下表:“时间到了,开会去。”

  接着两人去了小会议室,其他与会人员都到了。

  进了会议室,尚可对大家道:“各位,这位是新来我们凉北挂职的乔副县.长。”

  “大家好,我叫乔梁,刚来凉北,各位多多关照。”乔梁接着面带笑容主动和大家挨个握手。

  大家也都带着笑和乔梁握手,客气称呼着乔副县.长。

  其实大家虽然都是副职,但彼此之间称呼都是不带那个“副”字的,但既然听尚可如此叫,都意识到了什么,于是都这么称呼乔梁。

  但轮到乔梁和常务副县.长周志龙握手的时候,他握住乔梁的手用力摇晃了几下,豪爽热情道:“乔县.长,欢迎,热烈欢迎你来凉北挂职,今后大家互相学习,互相关照……”

  周志龙40多岁的样子,皮肤黝黑,身材高大结实,看起来蛮有西北人的样子。

  乔梁对周志龙的第一印象挺好。

  尚可瞥了一眼周志龙,心里有些不满。

  对周志龙这个人,尚可对他不是很喜欢,因为他有时候不大听自己使唤。

  但在工作上,尚可却又离不开周志龙,因为他是凉北从基层土生土长起来的干部,履历和经验都很丰富,能力很强,工作有方法,在全县干部中威望很高,很多尚可感到棘手的事情,到了周志龙手里轻松解决。

  所以,尚可虽然不是很喜欢周志龙,但却又需要他给自己出力,不得不用。

  和乔梁握完手,周志龙接着看着尚可道:“尚县.长,乔县.长新来挂职,咱们要不要抽空组织个饭局集体欢迎一下?接个风。”

  尚可微微皱皱眉头,靠,周志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明知道乔梁刚来凉北就把自己打了,还要自己组织饭局给乔梁接风,真讨厌。

  其他副职看尚可皱眉头,都知道周志龙这话没说到点子上,心里暗笑。

  乔梁呵呵笑了下,对周志龙道:“周县.长不必客气,咱们今天集体见过面了,至于饭局,太大动干戈,就免了吧。”

  周志龙摇摇头:“乔县.长千里迢迢来到我们凉北挂职,欢迎还是有必要的,这样吧……如果想看的更快,留意弟一二九一蔁中的重要提醒……如果尚县.长和其他各位没有空的话,改天我们俩单独搓一顿。”

  既然周志龙如此说,乔梁当然也不好拒绝,就点头表示感谢。

  其他副职都看着尚可,尚可干笑一下:“我看是志龙同志犯了酒瘾,想找机会喝酒了。”

  大家都轻声笑起来。

  “知我者尚县.长也。”周志龙呵呵笑着,又冲乔梁挤挤眼。

  乔梁边笑边琢磨周志龙挤眼的动作,此人似乎是粗中有细,他这会说的话似乎不是没有经过大脑过滤的。

  初到凉北,在目前开局不利的情况下,周志龙引起了乔梁的关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