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封灵神女录

正文卷 第240章 来时的路-完结章(七更)

封灵神女录 多多幸仁 8740 2020-10-14 10:31

  云灵鸢去到万年冰湖的时候,就见到夜暝站在一只蓝鸾的背上,他气质优雅,横笛吹奏,晚风吹拂他的衣襟,如若不是他渐隐渐现的身躯表示着他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因魂力耗尽而消失的元神,那将是一幅极其迷人画面。

  蓝鸾扇动蓝翼在大妖之间飞行,夜暝在与妖斗,许多没有气息的尸体驭着黑气腾腾的剑飞上天来攻击,夜暝又与鬼斗……

  云灵鸢很奇怪,夜暝与妖斗?

  蓝魔笛对大妖失去的控制作用?

  或者说,出现了短暂的失灵,导致妖们反攻击起他来?

  看了一会,云灵鸢明白了,这些大妖,它们不是对蓝魔笛免疫,只是因为修为太高,多是惟我独尊,强行用意志力压制住了笛音的效果,它们认为,夜暝区区元神之躯,坚持不了多久,它们伺机反抗,若夜暝倒下,它们从此便无需惧怕谁,臣服谁!

  夜暝那一端远远的后方站着一个银光闪烁的身影,那正是半孤,他看起来悠然自在,嘴角眉梢尽是得意之情,见到云灵鸢来了笑意更深,他喊道:“神魔君,救你的女人来了。”

  他强调的是,“救你”和“女人”。

  云灵鸢的到来是夜暝的意料之外的,他明明与天神云笙有言在先,岂还会让云灵鸢跑到这里来。

  天神呵,他竟然相信天神!

  这一战,已经打了七天七夜,是够久了。

  妖越来越多,鬼也越来越多,妖妖鬼鬼的,似乎都听从半孤的指令。

  而他的元神,几乎快到枯竭。

  “……”闻言,夜暝神色冷凝,下意识望了云灵鸢一眼,蓝魔笛握在手里,变笛为剑,向半孤那边刺去,嘴里却是对云灵鸢道:“吾堂堂神魔君,只不过灭一只过气的冥王,云灵鸢,你不许插手!”

  说起“过气的冥王”,云灵鸢便知道是谁了。

  这货,叫罗易。

  在紫惑当冥王之前,就是这个罗易坐拥鬼冥之地。

  那一年,紫惑死后,到了冥界,一心要回到人间,从鬼使打到了冥王,即是罗易那里,破了冥界的结界,得以成功出来。

  身为冥王的罗易被一只小鬼欺上头,还被打伤,哪里能肯,待伤复原,寻了紫惑最失意之机将他拖回了冥界,本想将他打的一个永世不得超生,却反被紫惑打的三魂七魄皆散,丢了冥王之位。

  罗易拖着伤魂逃出冥界,躲进了当时的王宫。

  罗易本意要找太子,一起干掉紫惑,岂料太子瞧不起他,不仅没应承,还顺手将他拋给当时一只年幼的天狐吃……

  之后,罗易是怎么发展到现在的半孤,怕也有一段血泪历了。

  难怪紫惑不在,亦有人能控鬼纵尸,上一代冥王纵鬼,岂不轻车熟路?

  一只假山似的虎妖横跨飞出,直扑向夜暝,反被夜暝一剑削成两半,半孤则得以错身避开,一时弹的远远的,夜暝在蓝鸾上看着这只小小的虎妖,目瞪口呆。

  这是连只小妖也想反他了?

  夜暝的元神越发虚淡。

  是呵,连元神都要消失了,谈何威慑力?

  可不,连小妖也敢欺他!

  唯今之计,只好……

  云灵鸢喊道:“夜暝!!!不要!!!!”

  云灵鸢刚往前走了两步,夜暝便大喊:“沐青,困住她!”

  一旁的高大树枝便移动起来,云灵鸢这才察觉身边不远的这棵树正是沐青所化。沐青早在周围布施了一个木藤阵,防的就是云灵鸢冲进冰湖去解封。

  她举起碧灵剑,一剑便可斩除木藤阵,可这威力太大,她一出手,沐青恐怕就能魂飞魄散了。

  云灵鸢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对沐青道:“沐青,你弃殿下,可想清楚了?”

  云灵鸢明显感觉到脚下的藤蔓迟疑了一下,松了不少。

  云灵鸢侧身抬眸又向夜暝道:“太子,我忆起前生,记得你还欠我一纸退婚书!”

  “……”闻言夜暝动作都凝了一下。

  说来,这对夜暝实在扎心。

  圣女与太子婚礼那日,紫惑化为冥王归来找圣女,虽然出场方式不对,但圣女的心总归是念着紫惑的。可是圣女与太子成婚公告天下,上至天神,下至黎明,如何说退就退的?

  冥王先是杀了封灵族长及众长老报了灭族之恨,又迁怒于太子夺娶心爱之人,他们二人才会一战不可开交。

  世人和紫惑一直都不知道的是,圣女与太子早在婚礼之前就有君子之约,以十年为期,若她等之人未回,她便要试着接受太子。

  如若紫惑回来,便许她自由!

  她虽未当下就要求退婚,但这场赌局,早在两万年前,太子就输了。

  是后来,紫惑的种种极端行为,导致了太子以为自己还有机会……

  就在夜暝凝神这一瞬间,云灵鸢朝冰湖底飞去,夜暝立即醒悟,可一转身,一群大妖向他攻来,他眼睁睁望着云灵鸢沉入冰湖。

  “云灵鸢!!!!”

  他大喊着,元神的魂力将阻他的大妖都炸成了渣子,可他做完这些,哪里还来的及!!

  这冰湖面是水,湛蓝湛蓝清澈的水,任何生物一碰到湖水就会瞬间化为坚冰,沉下湖底,冰湖一压可能就是万年之久。

  而云灵鸢这种神级的选手,自有一层防护,虽不至于瞬间变成坚冰,却也是被一股可怕的似于神树之泪的破坏力量钻入身骨,但,这并不能阻止她沉下去救夜暝,透过冰层,她已经见到了那庞大的一身白毛的九尾天狐了……

  就在这时,前面开道的碧灵剑竟然瞬化成为飘带,迅速在云灵鸢的腰上绕了两圈,将云灵鸢绑着朝上飞去。

  这一飞,云灵鸢就知坏了。

  这碧灵除了听令于她以外,还听紫惑和夜暝的命令。

  夜暝与碧灵不熟,且命令等级顺序排在了云灵鸢的后面,夜暝操纵碧灵的可能性较低一些。

  排除夜暝,那么,是紫惑!!

  果然,云灵鸢被提出冰湖面之后,就见到了冰湖面上那抹白色的身影,云灵鸢心中一紧,反操纵碧灵,居然被拒绝。

  在碧灵心里,紫惑是天,是造物者,而云灵鸢这个所谓的主人,都只不过是听令认的主子罢了,地位与紫惑比,实在不值一提。

  说来迟,那时快,碧灵飘带一紧,一弯带子,直将云灵鸢甩得扑向夜暝,夜暝站在蓝鸾上接了一个正着!

  夜暝抱着云灵鸢一个目瞪口呆,看着远处的紫惑。

  云灵鸢瞪大了眼,白有神级的能奈,竟敌不过紫惑对碧灵下达的一个束缚命令。

  夜暝飞快朝天打了一掌,空中啪啪啦啦散开一阵黑火,上面赫然显示太子与封灵凝儿解除婚约。

  夜暝道:“吾两万年前就输了,凝儿未变过心,未曾对不住你,她一直在等你。”

  这突如其来的真相大白实在太迟了,众人只见一串七堇花落下,冰湖底下的冰层就震动起来,而站在冰湖上的紫惑,灵魂却早在云灵鸢飞上来那一瞬就已化为解封的驱动。

  而紫惑这一具两万年前就已经死过一次的年少的身体,再次离了灵魂,冰冷而卧,沾上了冰湖水,即时被冰霜覆盖,成了一具冰雕,往冰湖下沉。

  夜暝驭着蓝鸾低飞而下抢回紫惑,打出黑炎化掉紫惑身上的冰层,但也已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云灵鸢盯着紫惑,煞白着一张脸,软了身躯跪下。

  因为她明白,这一次,紫惑再也活不过来了。

  夜暝站在云灵鸢的身后,寒冷的神色微微化开,刚想对云灵鸢说点什么,身后冰湖的水瞬间高高涨起,在湖面上竖起一排排水墙,转瞬成冰。

  冰湖之下,大地,湖水,颤动着,似有什么怪物即将出世,不一会,一只如雪山般高大的白色爪子探了出来,成排的冰墙被推倒,即时听见排山倒海的冰碴。

  九尾天狐已经解封。

  云灵鸢抬眸看着冰湖面,顾不上悲伤了,转头对夜暝道:“夜暝!去呀!夺回你的真身。”

  夜暝却站着不动,神色惊白,对着云灵鸢摇了摇头。

  这简直,晴天霹雳,紫惑牺牲自己换得解封,真身却没有了?

  夜暝道:“真身被人侵占。”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呢,大约就发生在夜暝低飞抢回紫惑的时候,他顾不上第一时间回到真身,真身却在封印一解开的时候被另一个强大的神魂先行侵占了。

  谁又能料到有这种事,真身也不是说占就能占的,没有神境的能力,根本碰也没想碰!

  在场的敌人,除了那些妖妖鬼鬼,也就只有半孤了,可是半孤是什么能奈,夜暝很清楚,他根本不将他放在眼里,若他无惧力量把自己元神撑散了,他随时都有戳死半孤的能力!

  可惜,夜暝和云灵鸢,以及任何人都没有料到的是,那个罗易,那个所谓的过气冥王,他真正的神魂从未离开过天狐。

  两万年前,夜暝将罗易扔给一只小天狐食,那时候,罗易就一直与天狐共生共存,而半孤,也只是罗易在人间的一个分身罢了。

  真身,是夜暝唯一的希望,若得回真身,他就能唤回自己前世的全部力量,挽回一切,谁又能料到,他的真身竟然先一步被侵占。

  夜暝的元神,已经虚淡到看不见了,云灵鸢慌道:“不!!!!夜暝!!!”

  元神散了,一切就完了。

  一只蓝魔笛随即落进云灵鸢的怀里,有个声音道:“云灵鸢,吾的神魔之力全部封印在蓝魔笛,此是我们最后机会。”

  云灵鸢抬眸,四周皆是蠢蠢欲动的各种异兽大妖,鬼魂之力操纵的各派修士的尸体,黑压压成片。

  罗易哈哈的笑声响彻云霄:“紫惑死了,神魔君死了,这天下,这三界,哈哈哈………终是我的了!!!……”

  云灵鸢双眼赤红,手握紧拳头,执着蓝魔笛瞬化成蓝魔剑,在罗易哈哈的笑声中,如穿云利箭,刺入罗易的胸口。然后?

  呵,还用猜么?

  蓝魔剑这等神物,刺入真身也只会与主人的神魂相融,而那具真身里的神魂若不是其主人,你猜,蓝魔剑刺进去会发生什么?

  除了夜暝与之真身复位,没有一个人能顶的住神魔君的神魔之力!

  罗易?

  即时被强大的力量粉碎,连一个气泡都没冒一下。

  夜暝站在冰湖面竖起的冰墙之上,唇边是那管蓝魔笛,曲子响起,笛声穿越三界,大妖们低伏着,对臣服之人跪拜,方才心中有反心的妖兽,皆止不住身躯低低发颤。

  曲子响起,九尾天狐如雪峰的爪子便扑向已经逃远了的半孤,只见那爪子像压扁了一只吸饱血的蚊子,爆出一丝红色的液体,连一丝哀嚎声也不曾听见。

  随着笛声的命令,妖们各自作有序撤退,皆将自己庞大的身躯缩到最小,见了人类也只是低低逃走,皆向着神魔界方向而逃。

  那些鬼魂操纵的各门派修士的尸体,鬼魂一撤,倒伏一片,冰湖周边热闹一阵后安静了下来。

  云灵鸢坐在蓝鸾上看着一切,等着夜暝回来。

  半响,夜暝解决完那些妖妖鬼鬼了,大约人间也清静了。

  夜暝迫不急待的奔向云灵鸢,却见云灵鸢握着紫惑的手,将紫魂戒从食指拿出,套入紫惑僵硬的中指上。

  “云灵鸢。”他远远的喊了一声,慢慢的走向她。

  云灵鸢慢慢地将紫惑的手平放在胸前,转身报以一个微笑,“这些妖,果然还是你才能搞掂。”

  夜暝没接她的话,双指夹着一片碧叶举在云灵鸢前面,“抱歉,只抢回一丝碎魂。”

  就在夜暝低飞去抢紫惑身体的时候,他只来的及拽回这一点点,却见云灵鸢的眼睛湿润了,接过碧叶,紫惑虚无的魂魄便若隐若现的从叶片上浮起,云灵鸢惊喜道:“紫惑!!”

  夜暝道:“他撑不了多久。”

  云灵鸢的眼泪啪嗒一声落下,紫惑道:“我们约好,在五星国相遇……”

  云灵鸢使劲的点点头,“就在那儿……我去读一个不好不坏的大学,做一份不好不坏的工作,我会成为一个不穷不富的小资,而你,如果还仍然爱上我,又恰巧成为了我的男朋友,那么,我们就一起经营一个小家,然后……我希望与你生一个跟你一样优秀的男孩子。”

  夜暝的嘴角微微勾起,拉起云灵鸢手,放到紫惑虚淡的手上,“吾能做的,就是撕裂位面,送你们一程。——答应我,要幸福。”

  他没给云灵鸢与他道别的时间,空间扭曲的惊悚感都未曾体验。

  云灵鸢睁开眼时,发觉自己手握方向盘,脚踩刹车,她在撞击的惯性下猛然清醒,

  “我撞人了。”

  马路上横着被她撞倒的黑色摩托车。

  云灵鸢解开安全带,正要下车,副驾驶位却猛然坐进一个男孩,他摘下头盔,甩着额上的汗道:“不用你赔。开车!很赶!!”

  云灵鸢惊呆了,望着这个全身白色运动装的男孩,叫道:“紫惑!!”

  那人漠然回眸,“你认识我?”

  云灵鸢嘴角弯弯,笑而不答,开了一段路,云灵鸢道:“我叫张若凝,咱俩加个微信呗!”

  ——本书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