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创造沙盘世界

第二百二十五章 大天狗参上

创造沙盘世界 十万菜团 3599 2020-11-23 17:39

  虽然这件事处处透着古怪,但既然犯人已经诛杀,两个人合计了下,也就取了尸体头颅以及衣服兵器,扭头返回了凉城,抵达了官方府衙中将其呈送了上去。林拓本以为还得经过一些手续什么的,结果兑换程序也是异常的顺理。府衙那名笑眯眯的公人验证了尸体,便恭敬地将悬赏金以兑换票的形式交给了两人,并且还找了个由头,附送了吕封国驿站马匹的借用权……方便两人在各城市间转移。服务周到的简直令人诧异。“吕封国的公人都这么和蔼可亲的吗?”从府衙走出来,林拓忍不住想着,旋即咂咂嘴,心想总不会是自己安排的“护道人”在作祟吧……旁边的花溪则没想那么多。主要她也不清楚护道人的事,只是笑眯眯地抱着重新鼓囊囊起来的钱袋子,眼睛眯成一条缝,活像一只贪财的狐狸:“咱们接下来去哪?”林拓想了下,道:“先找个客栈住几天,熟悉下环境,看看还有没有合适的目标,另外也需要时间总结下战斗所得。”“可是我觉得没啥可总结的……就是砍。”花溪嘟囔道。林拓噎了下,也说不下去了,因为刚才那一战确实没什么好总结的,这也是他担心的,这么搞太影响历练效果了。两人闲聊着,天色也暗了下来,在城内找了家客栈入住,顺便欣赏了下凉城的风土。另外一边。凉城官府县衙后院内,后堂外,几名天道宗强者聚集在门口,彼此眼观鼻鼻观心,站成了一排。屋内。大袖飘飘的天道宗主裴溟坐在椅子上,手中端起一杯茶水,抿了口,然后老神在在看向对面绷着脸冷笑的四代妖帝,道:“没想到妖帝竟亲自护送至此,原本贫道还担心江湖险恶,有人冲撞了天使弟子……眼下想来,却是我过虑了。”“呵呵,裴宗主说笑了,”四代妖帝依然穿着那身明黄色的华服,俊朗的面庞上满是讥讽,“不过说起来,裴宗主的手段当真是让我开了眼界。”“妖帝此言何解?”“本帝以前咋就没看出来,你小子这么能舔呢?”一派仙风道骨模样的裴溟闻言老脸也有些挂不住。瞥了眼堂外,见宗门一群长老都目不斜视地看着脚尖?抬手布下一道元气屏障。对面的妖帝继续嘲讽道:“本帝早先就听说?你当上宗主就是因为把上代宗主舔舒服了,毕竟当初你们几个候选人修为也差不多?当初我还不大信?现在可算见识到了。特意跑过来先把人抓了,再改通缉令?把一个邪修实力削成那样放出去送,你们是一点脸都不要了啊?早知道我就不告诉你了!”听到这话?裴溟也不乐意了?脸色一沉,不咸不淡道:“妖帝想多了,本座只是觉得天使弟子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寻人上……妖帝能通告消息,贫道自然是领情的?不过什么‘舔’之类的腌臜词?说出来未免有辱你我身份……而且,妖帝一路护送过来,依贫道看,要说舔,你也不差。”“我呸!”四代妖帝怒道?“我能和你一样?我跟着是为了防范危险!可没安排人故意送人头!我妖族可没你们人族这般奸猾卑鄙!”裴溟这下也不仙风道骨了,吹胡子瞪眼道:“夭夭!你别太过分!”四代妖帝听到这名字一下子就炸了?霍然起身,骂道:“你叫我什么?!”裴溟冷笑道:“夭夭啊?怎么了,这不就是你本名吗?就因为你觉得这名字太娘?成帝了以后不让人叫了?呵呵?贫道可不惯着你。”“你……很好,你等着!”夭夭勃然大怒,挥手打破元气屏障,就往外走。守在外头的近侍忙跟上,几位天道宗长老面无表情,一副“我等闭目修行不闻外物”的架势,等人走了,才睁开眼,心中同时叹息:“这都什么事啊……”……凉城客栈里的林拓自然不清楚这边的一幕,他也懒得多想。不得不说,当前时代的娱乐方式实在匮乏。说书戏曲什么的,他欣赏不来。烟花柳巷更不必说。加上凉城地方也小,两人没用一个时辰就逛完了。只好回屋修炼睡觉。翌日天蒙蒙亮,林拓还没起的时候,花溪就先爬了起来,穿好衣服准备出门买早餐。客栈虽然也有卖,但她昨天吃了,觉得属实不行。大抵同样是娱乐的匮乏,凉城人起的很早,大清晨的,街上就不少人了,摊位也都支开了。花溪溜溜达达循着香味买了双人份的早餐,然后想了想,又顺道去府衙公告牌那边准备再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目标。小姑娘有点喜欢“游侠”的身份了。毕竟这钱挣得也太轻松了……薄雾散去,花溪刚抵达这边,就看到昨日那名公人竟然正在贴告示,旁边还有一老两小,三个光头杵在那。好奇地走过去,花溪就听到一个小光头念道:“……鬼鲛,云梦湖水域妖兽,孕有妖丹,四品境,负伤逃遁入吕封国水系,疑似藏身于浑水……”念完,旁边另外一个小光头咂舌到:“四品境妖兽?师父,如果是真的,我们怕是敌不过……”三人正中,那名穿着朴素僧袍的老者平静道:“火斋,仔细看些,这告示写的是妖兽,并非妖族……风斋,你告诉师弟区别何在?”刚才念诵告示的小和尚点头道:“妖兽指的是没有化形成功的妖族,而能有四品境却没法化形,极大可能是杀性过多,污染了心智……此外,出身云梦,说明大概率并非西方妖都治下子民。”“很好,”老和尚笑眯眯道,“此外,未曾化形的四品,远不如真正的四品,况且还受了伤,正好拿来历练。只是火斋担心的也没错,这般水系妖兽,极易逃窜,只凭我师徒三人,的确差了些。”“代果大师所言甚是,”贴好了通缉令的那名公人脸色僵硬,闻言忙笑道,“禅宗本就不善诛妖,三位师父还是避开为好。” 电脑端:/那名法号“代果”的老僧却是摇头正色道:“我禅宗既为南域正派之一,遇此恶妖自不能退避,何况我师徒又并非无法一战,岂能避让?”“这……”公人一时语塞,这时候猛地看到花溪走来,愈发紧张。花溪却是没理他,看了看告示,又看了下一老两少三个和尚,忽然道:“你们缺人不?”……“代果僧?禅宗?”客栈里,刚起床的林拓一边吃着花溪带回来的爱心早餐,一边听着她的讲述,皱眉道,“四品的非化形妖兽?”“恩,咱们打不打,”花溪认真分析道,“按照你说的,你现在大概是五品,我可能低点,但六品肯定也有了。我寻思咱俩的话有点够呛。那三个和尚修为好像还行,也愿意组队,但是我就担心他们是不是可靠,毕竟人心这东西可不好说……”林拓听着小姑娘絮叨,沉吟了下,笑道:“既然凉城的公人证实了对方的身份,那倒是不用怎么担心。禅宗虽不如天道宗,但也的确是个大宗派了。代果僧我在书册里也看到过,是禅宗行走南域的一位颇有名望的修士,有近乎四品的修为,或许,的确可以试试,就是……”“就是啥?”“没什么,可能是我想多了,恩,那吃完饭咱们就和对方认识下吧,对了,他们在哪?”林拓沉吟了下,道。花溪眨眨眼,忽然后退几步抬手推开客栈二楼沿街一侧的大门,指了指下面:“喏。”林拓走过去低头一看,就只见三个光头杵在楼下,正啃着大饼,活像是三颗卤蛋。“这……”林拓表情精彩,喊道,“三位师父上来坐吧?”闻言,三颗捧着大饼的卤蛋同时抬头,露出笑容:“施主不必客气,此处甚好。”蹲马路牙子好个屁……林拓心说这世界的修行者都这么客气的么,摇摇头,也没说什么,匆匆解决了早饭,然后领着花溪下楼,互相寒暄了阵,也大概弄清楚了对方的情况。为首的老和尚法号代果,身材高瘦,垂着念珠,武器是一柄沉重禅杖,左右两个十几岁的僧人则是代果僧弟子,此次随师父云游南域,途径凉城而已。至于林拓则只是含糊说了自己编造的身份,对方也没深究,林拓也不确定代果僧能不能看出自己妖族的身份。说起来,妖族化形后是真得和人没啥区别,他琢磨着,除非修为差了许多个数量级才能勘破。当然,即便对方真看出来,或者猜出来了,也未必在意,经过上千年的磨合,人族妖族彼此也没那么大的间隙了。“施主果然是少年有成,如此年纪便行走闯荡。”一番寒暄后,穿着灰扑扑僧袍,身材高瘦的代果僧感慨道:“既然两位有意一同对付鬼鲛,我等当尽快前往浑水侦查,以防恶兽伤害无辜。”林拓点头道:“大师慈悲,那我们这就启程。”说着,林拓望向凉城外,浑水的方向,心想这次总不会再有“巧合”了吧?……与此同时。浑水上游,某处无人河段中,浑浊的河水如煮开般沸腾着,一条青黑色的鬼鲛浑身带伤,死命挣扎,却被一条锁链死死困住,不得动弹。锁链延伸向半空,握在妖族近侍手中,后者表情无奈地朝着身旁的四代妖帝道:“帝君,此兽神智混沌,空有气力却无智慧,等下恐怕不会受我等驱赶。”身穿明黄色衣袍,面容俊朗的夭夭负手立在半空,淡淡道:“那就打到它听话!”说罢,夭夭望着凉城方向,冷笑道:“裴溟,你们真以为本帝就拉不下脸面?不就是舔么?莫是忘了本帝原本便是天狗妖族?汪汪!”“……”旁边,拽着铁索,牵着鬼鲛的近侍闭口不言,装没听见,下一秒,他抬起头,望向前方:“他们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