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作秦始皇的乖女婿

正文卷 第496章 赢月要生了

作秦始皇的乖女婿 胡言不说 3519 2020-10-13 12:47

  赵高似笑非笑的看着胡亥,着实是看的胡亥有些发毛。半晌之后,赵高将面前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这才说道:“你说的对也不对,勉强算是对了一半吧。赢熊启那个老东西是坚决反对你的,甚至因为这件事气晕了过去。反倒是赢成蛟劝走了前来商讨对策的皇亲国戚,若非赢成蛟,只怕这些皇亲国戚们早就来咱们这边闹腾了。”

  “哼,闹腾,那便都杀了。”胡亥冷哼道。

  “杀,现在这些人可杀不得。”赵高赶忙说道。

  在赵高看来,如今这些皇亲国戚可杀不得。一旦杀了这些人,可就坐实了胡亥暴虐的名头,与稳定局势的初衷不符。这些人个顶个的都是肥羊,也不是杀不得,只是暂时杀不得而已。若是胡亥坐稳了天下,倒是可以收割一波这些人。

  “老师,只是我有些不明白,赢熊启这个老东西一直以来都是支持我的,如今又为何率先站出来反对我。”胡亥有些疑惑的问道。

  “赢熊启支持的从来都不是你,他支持的是皇室的规矩。在赢熊启看来,扶苏的母亲来历不明,那么他的身份便不如你的身份正,所以他这才会支持你。可如今咱们做了天下为之不耻的事情,他自然便不会在支持与你。”赵高缓缓解释道。随后继续说道:“在老师看来,倒是赢成蛟可以拉拢一下。咱们现在做的事情,许多年前赢成蛟也做过。你现在想坐的位置,许多年前赢成蛟许多年前也曾经想坐过。”

  许多年前,赢成蛟也曾经因为对于始皇的羡慕嫉妒恨这才其兵造反。虽然最后被始皇收伏,但这小子确确实实是参与过造反,而全须全尾的活了下来。

  长安君府,侧院厢房当中。

  被硬生生气晕过去的赢熊启此时在缓缓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不说旁人,赫然便是赢成蛟的那张老脸。

  “你......”

  “怎么是你?”赢熊启被气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老皇叔这是才我的府邸上,看到的自然是我啊?”赢成蛟理直气壮的说道。

  两人目光相接。犹如点火碰撞道了一起,空气中似乎已经要磨出了实质性的火花了。

  “快,差人将老夫送回府上。”

  “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这长安君府我是一刻都不想待了。”赢熊启挣扎着便要站起来,奈何他的尸体虚弱,挣扎了几下都没能站起身来。

  “老皇叔,可是在生成蛟的气?”赢成蛟笑吟吟的问道。

  “哼,我和你有什么气好生的。”赢熊启发泄着心中不满的情绪,他躺在床上,虽然身体上是动不了,可是不妨碍他在心中痛骂了赢成蛟一顿。

  赢成蛟笑吟吟的看着赢熊启也不说话,半晌之后,赢成蛟笑呵呵的说道:“不与老皇叔开玩笑了,你且看看这位是谁。”

  “哒,哒,哒。”

  应着赢成蛟的声音,只见门外似乎有一个身影走了进来。看着眼前走进屋里的身影,赢熊启大惊之下,整个人险些“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赢熊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人居然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扶苏?”

  “你怎在这里?”赢熊启看着来人,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扶苏皱了皱眉头,缓缓说道:“赵高这厮老奸巨猾,居然出大价钱买通了街头巷尾的泼皮和刘邦,在外面安段随时有可能被人发现告密。还要多亏了成蛟叔叔,不然扶苏现在说不定已经落入了胡亥的手中。”

  “胡亥这个叛逆东西,既能够做出这等杀兄囚父的事情,扶苏你还是要多加小心才是。”赢熊启皱了皱眉头,叮嘱道。

  “今日,我们之间的对话只怕已经传到了胡亥的耳边。今日我所言,胡亥应该短时间内不会找我的麻烦。扶苏这段时间待在我的府上哪里也不去,必然能够躲过这次的劫难。”赢成蛟低声说道。

  “原来你今日是故意这么说的,你这个小家伙,居然连我也蒙在鼓里。”赢熊启指着赢成蛟,笑骂道。

  咸阳城这边,胡亥正在热火朝天的找着扶苏。整个咸阳城都在上演着一出,扶苏去那了的好戏。任谁也想不到,这被满咸阳城找的扶苏,此刻正躲在长安君赢成蛟的府邸。

  与此同时,刘邦带着赢月等人已经远离了咸阳城约莫百里的位置。在荒郊野岭之中,找到了一处破败萧条年久失修的破庙暂且休息了下来。此时,赢月的身体条件已经容不得他们在往前走了。不过好在如今距离咸阳城也已经够远了,身后也一直没有出现追兵。

  要说这身后没有追兵这件事,刘邦说啥都得给吴广磕两个。若不是吴广在后头帮着遮掩,恐怕现在冯劫的骑兵早就追了上来。毕竟这两条腿的肯定跑不过四条腿的,奈何啊,吴广是个猪队友。他为了掩盖自己失职的事情,硬是将赢月出城的事情瞒了下来。

  破败萧条的破庙当中,熊熊的篝火燃烧着,赢月此时正躺在破庙当中,赢淑正在照顾着他。

  “大夫,公主这是怎么回事?”破庙外面,刘邦看着眼前的大夫,开口问道。

  大夫朝着刘邦拱了拱手,然后回答:“公主这是要生产了,刘大人还是抓紧派人去附近村子里找个稳婆吧。”

  这接生可是专业人士才能干的事情,跟随刘邦他们出来的军医可不擅长这样的事情。一听到赢月这是要生产了,在看了看如今的环境,刘邦不由的心中一慌。

  要知道,这个年代声孩子的死亡率可是极其高的。如今的环境简陋,若是赢月在生产的途中出现个什么三长两短,到时候刘邦要怎么给李辰交代。

  要知道,他们之所以能够出城,可是扶苏用肉身为他们吸引了叛军的注意,这才让他们能够平安出城。若是赢月出了问题,那么刘邦自知是百死难迟其疚。

  “快,去附近村子里找稳婆。”

  “快,公主随时可能会生产,莫要耽误了事情。”刘邦朝着面前的几名侍卫吩咐道,言语之间有些急切。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