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科幻空间 快穿之位面黑科技

正文卷 第826章 长姐如母24

快穿之位面黑科技 二谦 4261 2020-10-17 11:54

  可是,马冬香把话都说了,马秋香又不可能把李美玲扔在这里不管。

  秋杳可以扔下她们不管,是因为秋杳并不是李美玲的孩子。

  可是马秋香不能,这会儿她真就这么摞挑子走了,自己这个形象,也找补不回来了。

  恨恨的咬着牙,剜了马冬香一眼,马秋香这才僵硬着唇角,努力扯出一点笑意:“嗯。”

  马冬香柔顺一笑,扶起来重量并不轻的马运河,步步艰难的往卫生所走。

  虽然说马运河年纪小,但是架不住平时家里偏心,把两个男孩子养的壮。

  虽然说马秋香和马冬香有李美玲偏爱着,但是女孩子到底比不过男孩子金贵,所以两姐妹也就是比秋杳稍稍胖那么一点。

  这会儿架起一个略重的马运河,其实还挺费力的。

  再加上,马冬香要做戏,刷村民的好感,所以这个时候,便是不费力,也要假装费力的样子。

  身后的马秋香万般不愿的扶起了李美玲。

  李美玲上午摔了两次,刚才又摔了,如今浑身都疼,再加上被秋杳把她的老底给揭了。

  如今她正慌着呢,心里盘算着,自己得快点弄钱,然后回娘家改嫁。

  先离开丰收大队再说吧。

  秋杳在马大伯家倒是没特意多吃,正常吃过饭,表示了感谢之后,便离开了。

  回去之后,家里人对秋杳怒目而视,可是因为秋杳之前抄着扁担打人的样子太吓人,他们暂时倒是不敢乱来。

  李家老娘倒是有心,但是无力啊。

  她腰还没好,只能在床上躺着。

  不过这并不影响她嘴巴输出,在家里叫骂的可难听了。

  可惜,秋杳懒得理会她,在自己的小偏房里,安详的一躺,不管家里的是是非非。

  马运河被好一通打,秋杳就挑肉多的地方打,倒是打不坏。

  卫生所转了一圈,给涂了一点药油,马运河疼的哭爹喊娘的,然后就被马冬香带了回来。

  马运河倒是不服,还想去找秋杳,但是身上太疼,严重影响了他的战斗力,他怕打不过,再挨打。

  最后缩着脖子,老实的回饭桌上吃饭了。

  中午饭是马秋香和马冬香两姐妹联手做的,谁也不想动,谁都想偷懒,可是他们又支使不动秋杳。

  最后两姐妹互看不顺眼,摔摔打打的做了饭。

  因为李家老娘腰不好,饭是在东屋吃的。

  远离了小偏房,他们以为秋杳听不见,所以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着秋杳。

  “就该把她赶出去,小偏房也不给她睡!”李家老娘早就看不惯原主,这会儿秋杳又闹了这样的大的事情,她更气了。

  所以,她最先开口。

  李美玲被作了一上午,浑身疼的要命,如今还有一把刀在她头上悬着,谁也不知道这刀会不会落下来,什么时候落。

  她心里也气恨着呢,听自家老娘开口,李美玲想了想这才说道:“赶出去不行,还指望着她赚工分呢。”

  “你觉得她现在这样,还能一心一意给家里挣工分,爹没了,咱们拿捏不到她了,她也知道,所以这是想反抗?”马秋香也是恨恨的,在秋杳这件事情上面,全家暂时放下戒备,站在同一个立场上。

  “我呸,反抗个屁,她不会真以为自己反抗的了吧?等我过两天回去琢磨一下,看看给她找个人家,咱们治不了她,总有人治得了她。”李家老娘一双眼睛,往上高高的吊了起来,声音又尖又利,像是指甲盖划到了玻璃上面似的。

  听着这个声音,马冬香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心里反感,面上却不好表现出来,她不多话,准备暂时观望一下。

  她觉得,就秋杳今天表现的扁担捶小弟,姥姥想给她安排个人家嫁了,怕是不太容易。

  一般人家,能要这么彪悍的媳妇?

  那不是全家被压着打吗?

  这么一想,马冬香又觉得,秋杳今天闹这一出,说不定就是故意的。

  她怕家里算计她的婚事,所以在众人面前表现的彪悍,就是为了让其它人看清楚,她不适合娶回去当婆娘。

  倒是心机。

  马冬香心里暗啐了一口,面上倒是无辜的很,低头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同时在心里琢磨着,除了把秋杳嫁出去这个办法之外,还有什么办法,既能让秋杳给家里挣工分,还能让秋杳不吃家里的饭。

  秋杳:???

  你怕是要想屁吃哦。

  全程开着神识共享的秋杳,面无表情的听着那群人在讨论自己,半点生气的意思也没有。

  倒是小七在一边听着,气得已经跳起来好几回了。

  “嫁出去,那不是更不受咱们控制了?”李美玲掌控原主这么多年了,哪里能这么轻易的就松手。

  哪怕她准备改嫁了,但是她以后还可以过来再吸秋杳的血啊。

  故事线里,李美玲是来吸过不少回血的。

  后来还是大队长看不下去,站了出来,批评了李美玲,再加上秋杳供养着四个人,也确实没有多余的钱再来养她。

  时间久了,她吸不到什么,自然就不怎么爱来了。

  听她这样说,小七又气的跳了起来:“老子现在就杀了她!”

  “啊,去吧。”见小七气在这样,秋杳倒不在意,点了点头,语气懒洋洋的说道。

  “你争点气啊,她都在算计你了,你怎么还能这么淡定?”小七一看秋杳这样咸鱼的样子,就气不过。

  “她这样,多半就是脑子里的水太多了,欠捶打,多打几回,水就挤出来了。”秋杳不在意的说了一句之后,听着那边李家老娘又开始列举附近几个大队里,恶名在外的人家,唇角勾起了一抹笑。

  “你笑什么?”小七其实也知道,秋杳吃不了亏,只是有的时候,气劲上来了,控制不住。

  这会儿缓和过来了,看到秋杳在笑,语气倒是平复了下来,好奇的问了一句。

  “脑子进水的,又多了一个。”秋杳指了指说话的李家老娘,笑着说道。

  听秋杳这样说,小七举着火柴臂,一脸搞事的模样:“那就捶她啊,不要因为她是一块老棉花而怜惜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